中国设计星(2018-2019)启动礼·星星同学年会

293
2019-08-01

      3月27日下午,一场思想交锋在无锡云隐东方·莫宅酒店举行。圆桌会议由D4导师邵唯晏、崔树、廖奕权,在地嘉宾吕邵苍,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胡艳力,建E室内设计网创始人陆晏、江南名师汇创始人、【设计江南】执行总监于颖以及中国设计星前三届全国十二强选手组成。D4导师领衔担任圆桌主席,针对2018中国设计星星学院的核心思想及课程方向进行探讨。1564643547399876.jpg

青 年 设 计 师 社 群 应 如 何 发 展?

       社群化时代来临,主流的社会结构正在演化成一个个社群,成为“主流”趋势。越来越多的自发组织出现,使青年设计师组织正在以不同形态裂变,与传统协会与企业化有何不同?青年设计师需要建立怎样的社群?而社群又能为青年设计师带来什么实质帮助?

 1564643642919891.jpg

会议讨论环节

1564643692508302.jpg崔树 | 中国设计星D4导师、寸DESIGN创始人

崔树: 随着时代的发展,年轻的设计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思维的变化是由市场发力的。今天的市场是年轻的消费者,服务者也是年轻的设计师。二端都在发生变化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整个业态的存在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其实社群的本质,就是链接和成长。回归看这一点的话,特别像以前的协会,设计师是通过一个主题和一个价值观链接在一起的组织形式。到今天为止互联网发展成现在的平台和工具,它的辐射力更大,它的内容和价值观和原来没有很大的变化,其实就是一种形式的升级,这是我对社群现实的一个认知。

青年设计师社群这个事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社群是一种新鲜事物,所以说接触新鲜事物的大多数是年轻人,并不一定说就是青年设计师的一个组织,可能老的资源也慢慢的在融入和接近社群,大概这就是我的认识了。

社群从我的意义来理解,它还就是一个特定的组织形式。我是想做社群,因为我感觉设计星的这些小伙伴都是挺优秀的,如果是设计星这个平台把这个事了,最后大家失连了,是一种资源很大的浪费,也是这个时代很大的浪费。所以我唯一的初心是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有这么一个连接。最后发现我的力量是有限的。因为做设计师本身的工作,工作量很大。另外一个设计星有一个不同的特点,大家在不同的城市,真正的做不同的领域的,我们在每一个地方面临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造成了我们针对社群的需求或者是对组织的诉求都不太统一,所以推进还是有难度的。后来我就把精力放到了共和社了,共和社现在的成绩和成长也让我学习到了很多。为什么共和社的成功在这里?其实我们在第二年的时候,曾经给过一个点就是“利他”,这对于共和社的发展很多帮助。

社群最终的价值是在于个体,而不是在于整个的大社群,当然大社群可能到了最后也会有它自身的价值,但是我觉得社群是历史过程中的一种存在形式,其实它在以前也存在,只是它存在的形式可能是协会,商会,未来的话,可能会有更新的形式取代它,它是今天某一个行业里面人与人之间关联的方式。

1564643713960899.jpg

陆晏 | 建E室内设计网创始人

陆晏:我做互联网比较早,应该是有十年的时间了,这个过程中也经历了互联网从大的PC端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在这个过程中,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也经历过和社群相关的事情,有最初的BBS的社群的方式,那时候所谓的青年设计师,还没有专业上的成就的时候。那时候可能也很少有这种条件,能够更多的线下见面,那时候还有一些比较出名的所谓的版主,应该是社群的一代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这种连接还是比较松散的,应该是从陌生人的这种认识,形成了一个小的社群。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第二代到微信,这种交流就会变的更加的频繁。原来的BBS的论坛开始消失了,慢慢的变的没有以前这么活跃了。新的这种形式建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在2014年开始进行了社群运营方的建设。这一方面的话,更多的作用还是连接,把一些陌生人连接起来,成为相对熟悉的人。

但是这个社群要起到价值的话,还是需要更多的沉淀,因为它的本质更多的是成长和资源的整合和分享,更多的是以资源的分享和学习成长,资源的分享和学习成长是社群的一个本质,不管它的形式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回到了本质上,其实不管是青年设计师,还是老年,核心的问题是什么?是设计师和社会之间的关系。我们不管是用社群还是其他的方式,都需要解决的问题,这才是真正的大家关心的事情。我的理解其实核心的问题一个是信任的问题,尤其是青年设计师是不是可以被业主认可。第二个是资源的问题,能够让更多的方案落地的资源,所以不管是线下的还是线上的,是紧密的,还是松散的,我们业务合作,把我们的报表合并,我们形成一个更大的对外的团体,如果说一个人的品牌或者是社会认知的话,可能可信度会低一点,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大组织,你是更广泛的人聚在一起,具有公信力,具有认可度,信任度变高,我们的社群有这样子的目的。能够形成更好的信任,更好的认可,解决的是信任的问题。

第三个是资源的整合,把每一个人的资源进行更好的利用和整合。核心的问题不管是设计师是年轻的,还是年老,是大咖还是正在进入这个人群的人群,可能社群是其中的一种。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很多具体的操作方法,模式上也会有很多种,有的只是类会学会的形式的,大家讨论的东西比较多,希望引起重视。

另外是一群人价值观相同,我们慢慢的变成朋友,还有一种是商业模式上进行整合。还有一种模式是学习,我们这些人有共同的学习成长的需求,有不同的兴趣点和需求,组成了社群不同的模式,运营方的话,从陌生人的社交,到聚合成线下的团队,线上线下相互结合的方式。

1564643751646350.jpg

丁鹏文 | 中国设计星(2017-2018)全国季军

丁鹏文:我们是从传统的家装体系,比较封闭的环境里出来的,之前都是被洗脑的,接触不到真正的设计师是怎么样的。但是我们做设计的人是希望自己的设计是被认可的。以我自身来说,我找到一些兴趣相同的朋友,三四个人组成了一个小的群体。我们这么一个团体最初的想法就是一起抱暖取暖,对自己的作品会有一些观点。南京是一个在设计上比较封闭和偏滞后的环境,年轻的设计师是需要发声的,所以我们希望可以为自己发声,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力量就会变大,会有更多的人关注我们,看到我们的东西。从产值来说,我们目前还没有想过要去变现,只是单纯的是一个窗口,通过它去了解更多的年轻的优秀的设计师,从他们身上去学习,也是一种连接的作用,这就是我的一些感受。

  1564643783392072.jpg

邱阳 | 中国设计星(2015-2016)全国十强

邱阳:西安也有很多这样子的组织,慢慢的行业发生了变化。业主的需求、包括客户的特殊的要求,会产生一些工作室和事务所,事务所出现了以后,就会出现孤独感,比如说二三个人开公司,客户可能不会少,但是信息和圈子会变的相对的封闭一点。这时候会出现为了兴趣爱好而组建的一帮人,还有一些是大家有一些共同的业务进行交流和组合。还有一种是以前的一帮朋友,哥们形成了一个圈子,里面会夹杂一些情感类的。西安是有这么一个瞬间开花式的,四五个圈子,但是很快四五年过去了以后,就留下一二个了,这个就是我想从这次的讨论中得到一个方向,如何把这些东西稳定的好的管理机制,可以变的持久,或者是对受众可以产生一个好的效益,这是希望得到的一个方向。

   1564643803244874.jpg

李金霞 | 中国设计星(2016-2017)全国十二强

李金霞:我也是最早从家装公司,觉得那个不是自己的发展方向,再自己出来成立了设计工作室,刚开始是非常的困难的,在昆明当地也聚集了这么一帮人建立了这么一个小的组织。但是这个问题就是怎么样可以持久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也是非常的想学习一下各位成功的经验。做社群的话,我认为和我们打造一个产品是相同,它不是一个特别具体的东西,我认为它是一个可以崛起的途径,我认为我们在这一块对整个群体,包括一些边缘的问题,可能把握的不准,所以导致了我们最后想要打造这么一个平台的时候,但是没有办法非常完整的,或者是长久的持续下去。以前的话,大家只是想的可以做到怎么样,要做多少的产值,没有一个更开阔的,或者个是更完整的思路,但是不知道怎么样去互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往下推进,或者是怎么样做这些东西,只是觉得把这个平台往下做的话,我们是支持的。

 1564643816819721.jpg

管伟 | 中国设计星(2016-2017)全国十二强

管伟:我我们参加中国设计星的小伙伴,我们的社群给了我们很大的作用,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纯设计届的,或者是也有几种因素,一种是朋友之间的,还有一种是商业之间的连接,还有一种是纯学术讨论的类型。设计师谈到学术性,可能是更小的群体,更容易沟通,在我们那个城市是这样子,二三十个人组织一个群体去谈设计,好象并没有可能性。三五个还差不多。如果是大家为了玩,为了各自的兴趣爱好,为了朋友之间产生的群体,就会产生这个社群的链接性不够强烈,会有很大的问题出现。一开始我们搞了很多的论坛,给我们一种设计师抱团取暖,让我们可以更快的接触到大的平台,像中国设计星,我公司做了一千多平米,招了三四十个人,参加了设计星以后,四五个人搞公司就可以了,更简练化的东西,给自我的方向可以定的更加的准确。   

 1564643827546498.jpg

王晚成 | 中国设计星(2015-2016)全国季军

王晚成:我是属于社会群体的一个边缘,可能以前经常会在一个大的环境里面去沟通和成长,包括不同的一些群体。但是我想表达的是任何一个群体它都会很累,这个很累的话,需要资金,需要精力。就好像是党员有了交党费的这么一个环节,每年固定的要参加他的学习,参加他的活动和交流。我觉得共产党是一个最好的社群,可以向他们学习,这是我的拙见!其实社群未来的话,更多的是一种合作供应。我们还是希望互相嫁接,用好自己的资源,用好自己的长处,来和信任的朋友进行一些互补,每一个人的性格和未来的发展方向都是不一样的。如何成为这样子的一个有实力的整体,这是发展的一个点。我觉得未来的话,会把核心社群的方向给做好。就是把这个度把握好了,不要只是做成一个形式化的东西,即便共产党是一个很好的社群,但是共产党也会有很多的务虚会,是为了去完善体制内的人的思想的共同的价值观的问题,所以我们还是要找到相同价值观的人,去做一些大家都认同的,有目标的事情,而不是大家只是来混一下的,这个就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1564643838703387.jpg 

徐霞 | 中国设计星(2017-2018)全国十二强

徐霞:现在的人都是相对的自由,相对的民主,就是一帮兴趣相同的人在一起而已。我之前是觉得离职了以后,不在一个公司里,是不是就不可能生存下来,但是经过了这一段时间,也有认识一些朋友,但是能够在一起的这一群人,我们可以相对自由的去合作一些项目,去做一些事情。就不是绑定的特别的死。我觉得未来的话,对于年轻的社群来说,有一帮兴趣相同的人在一起,自由的合作!

 1564643900774106.jpg

祝爽 | 建E网主编

祝爽:我一直是在做媒体的,经常会看到一些社群联络共同的方式,一些线下的活动,我们也会参与,哪怕是一些很小的城镇,他们自己的设计师会愿意组成一个群体,去解决他们的问题,包括甲方的问题,材料商报价不同的问题,在我看来,社群主要的共同点是有没有一些共同的需求,通过大家的力量来解决,大家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就会遇到一个对的人一起做这个事,但是大家也面临同一个问题,这个社群的持续性是很难保证的,每一个人的成长,他的公司,他的家庭都会影响到这些变化。有分就有合,社群的中心是在于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的核心要确定好,是可持续发展的,最初聚在一起的原因是要保持不变的一个初心。

   1564643969150571.jpg

李文婷 | 中国设计星(2016-2017)全国亚军

李文婷:在西南地区,它的发展的潜力是很大的,但是社群特别是青年社群,基本上就变成了一个比较松散的,二三个,三四个人在一起,大家的价值观不是一个方向。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很好的社群,一些区域的,尤其是在成都的设计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了这样子的一种情况,在成都是比较散的。青年社群这个概念,包括我自己,需要多关注一下他们,也希望在一个区域内做这么一个青年的社群。

 1564643987663431.jpg

王星凱 | 中国设计星(2017-2018)全国十二强

王星凱:社群的热度真的是很难把握,我只是想吸收一些养分,很简单。但是往往在目前的社群里面是吸取不到的,很现实!所以只能不断的自己给自己报班,不断的去更新!以前的社区里面留下的人,适合你的就留住,不适合的去掉,自己也变成一个可更新的系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很尴尬的。   


议题结论

1564644010401851.jpg

崔树 | 中国设计星D4导师、寸DESIGN创始人

崔树:每年这个时候都特别激动,因为从2015年开始这样一个场合,我站在这样的舞台上,梁老师当时给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评价说,这个选手他有星味。还被炒作成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就是鱼腥的腥。刚才看那个照片也觉得时间过的很快,很感动,每一年都能有更多的小伙伴加入我们。昨天看到30个小伙伴聚首在一起,我平时是很活跃的人,昨天话很少,原因是昨天看着他们觉得特别特别感动。三年的时间作为一个年轻的设计师在中国这样的时代里面,遇到不同的自己和不同的好朋友,觉得这都是设计星的每一位参与者带来的好的成果。同时我也谢谢今年没有到场的,我的大哥。

我们昨天的议题是社群,我想设计星今天的成果也是跟这样一个自由生态的社群是有关系的,其实社群这个词是一个新鲜事物,我一直认为他是伴随互联网发展得到的新词语,我刚才查了一下百度,这是百度百科上对社群的总结,1987年就有这样的总结,可被解释为地区性的社区,用来表示一个有相关关系的网络,前面这段词在以前来讲是一个线下的,表示人与人之间的关联。但是社群可以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关系,它其实包括社群精神和社情情感。从这两各方面讲,因为1987年互联网还没有出现,我们今天的社群核心同样是这两点。昨天参与我们圆桌会议的有陆晏、徐霞、晚成、文婷等等,我们讨论最核心的话题,到中间的时候就问过大家,我说大家对社群的诉求是什么,对社群的理解是什么?大部分人是从这两个方面,而且有一个思考。

第一社群是利己还是利他的,每个进入社群的人是有诉求的还是想要付出,每个人有不同的作用,这两点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体现,比如说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包括刚才出现的各位顾问导师,在设计星这件事上,大家首先是利他的,希望给更多的中国年轻人带来线上的发展和支持上的成长,同时也相信,这三年走下来伴随设计星的人,自己也得到了成长,得到了需要的,在设计星上得到了一些成长。

第二个就是很多区域性的社群,大家认为我们需要的是抱团取暖,是不是设计星的意义就是一些像我们一样的设计师抱在一起抱团取暖,我的一位好朋友他曾经说过,我们根本不需要抱团取暖,因为设计师根本不冷,社群更多的意义上是需要抱在一起,大家有一个向上发展的力量,这也是我们昨天圆桌会议得到的共识。

第三,成熟社群应该拥有的几个特点,第一个成熟社群王牌活动是他的致胜点,要吸收大咖的观点,设计进修的感悟了解行业趋势,认知设计伙伴,联合品牌活动,这其中包括日分享,周推荐,月末分享会,全年启动会,一个活力非常大的社群应该有一个自发组织的向上性,它包括参与观点的讨论,业务空间拓展,专属设计服务,参与话题互动,获取价值观点,提升业务机能,这是年龄比较大的社群参与者的自发活动,还包括中坚力量,活跃观点讨论积极参与线下活动,不定期沙龙分享,年会,专享贵宾计划。

前两天年会的时候,我写了一段话,是特别感慨社群给我带来的一段话。我把这段话做个圆桌会议的总结。

作为一个设计师我从来是一个理性的人,唯独让我感觉到幸福的就是我还能为我热爱的事情感动,我为我有这一份感性感到欣慰,热爱生活,热爱设计,热爱早上的一束光和昨天等待整个冬天的雪,还有像你们一样的朋友,遇到像我们一样的你们,依然浸染岁月,我们如此的一样又如此的不同,感谢这个时代,给了我们相遇的机会,让我们相遇,相挟,互助互学,预见自己是最难的事情,当你们在我身边的事情,我最踏实,因为你们就是无数个自己,与你们一同看时间流给设计的每一个角落,追逐梦想一同在寻找自己的路上不止步。

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能做有中国灵魂世界目光的设计师。

 

 会议现场 

1564644068165622.jpg

1564644068998290.jpg

1564644068286894.jpg

启动礼的完美谢幕


Copyright 2006-2019 南京设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证:苏ICP备11003578号